主页 > 新闻中心 >
本报香港采访沙特王子阿尔瓦德
发布日期:2021-10-08 08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他就是沙特阿拉伯王子阿尔瓦德。就在前不久,他刚刚被《阿拉伯商业杂志》评为“2007年最有权势阿拉伯人”、被《福布斯》评为2006年全球第13位最有钱的人。

  但给人们更深刻印象的,是他“中东股神”的美誉。在这后面,是中东石油美元蕴含着的对亚洲强大的渗透力——他表示,外界所说10亿美元投资只是计划中很小的一部分,而对中国的投资,则“没有限额”。

  谈到与中国企业合作,阿尔瓦德称,对非洲国家非常熟悉,有很强的对外投资经验,希望找到与中国企业合作的机会。

  阿尔瓦德随后接受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等媒体采访时,详谈他11年来首次亚洲“探索之旅”,解释如何与中国共舞探戈。

  《21世纪》:王子殿下,你4月1日在新加坡曾经说过要与中国共舞探戈,能否说明一下?

  阿尔瓦德:我会在中国大量投资,所以我来到香港,然后会到上海、北京和澳门。我说跳探戈,是表示双方会合作。

  《21世纪》:但探戈要两个舞技很高的人配合得好才行,很多外国投资者到中国来,都可能有不适应的地方。你们说投资是为未出生的人的孙子而准备的,你的投资纪录也显示你看得较长远,在中国能找到与你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吗?

  阿尔瓦德:我看不到有这方面的问题。我们确是很长线的投资者,以花旗集团为例,从1991年起持有至今;四季酒店和新闻集团,持股也有10年时间。我相信在中国会找到合适的伙伴。

  《21世纪》:我刚去过沙特的吉达,之后又去了北京,吉达的工商界抱怨中国的投资者来得太少太慢,但在北京又听到中国企业家抱怨到沙特投资太难,他们的探戈好像跳得不很顺畅。

  阿尔瓦德:我倒不觉得,沙特非常欢迎中国企业在沙特投资,事实上一些中国的大企业已经来了,中国石油化工已经在沙特启动了他们的项目,我相信在沙特日后还会有更多中国项目,与此同时,沙特的资金也会大量投到亚洲包括中国。

  《21世纪》:有报道说你的集团会投资10亿美元到亚洲,这个金额对你来说好像少了一点。

  阿尔瓦德:这是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的报道,他们只是说了很小的部分。这只是集团旗下在迪拜上市的Kingdom Hotel Investment,我们在亚洲的投资会透过集团旗下的不同公司进行,金额肯定远超10亿美元。酒店只是我们亚洲投资的一项,我们刚在菲律宾马尼拉与Ayala集团签了个1.53亿美元的酒店项目,我们还计划在马来西亚的浮罗交怡投资。这次到中国,我们也想看看上海及北京有什么酒店投资机会,我特别看好上海。

  另外我们很可能在澳门投资五星级以至六星级酒店,我们不会投资赌场,我是不赌博的,但我们很看好澳门对豪华酒店的需求。我们已投资了很多豪华酒店的品牌,包括四季酒店、莱佛士和Fairmount。

  《21世纪》:你看好亚洲的原因是什么?有人说你们“911”后在美国投资遇到困难,这是其中把资金调到亚洲的原因之一。

  阿尔瓦德:我想澄清一下,“911”后在美国投资并没有遇到困难,我们在欧洲和美国仍有大量投资。投资亚洲是大势所趋,包括我有持股的花旗集团(持有3.9%,是单一最大股东),近年也大幅增加在亚洲的投资,我乐观其成,还希望花旗再加把劲,他们在入股上海浦东银行、广东发展银行之后,应该再接再厉。

  我们来香港之前去了马来西亚、新加坡和菲律宾,现在到香港,之后还会去中国内地、澳门和泰国。我在亚洲强烈感受到这里的经济活力。这是双重的经济活力,一方面来自亚洲国家本身的增长,同时受中国因素带动。

  我希望通过这次“探索之旅”获得投资亚洲的第一手资料。我上一次来香港是1996年。以后估计会较频密地到亚洲访问。

  阿尔瓦德:中国有13亿人口,当然是非常重要,但我只会说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市场之一。中国的经济增长刚起步,基数仍低,相信每年高达8%至11%的高增长可以持续,每个投资者均对中国感兴趣。

  我曾在中国国家主席出访中东时与他会面,也见过其它中国领导人,这次我到北京主要是找寻投资机会,并非正式访问。我跟中国领导人接触的经验,与欧洲美国的领导人没有分别,他们同样的开明,令我强烈感到中国的经济动力。

  沙特和中国的交往趋于密切,也是我到中国投资的原因之一。两国元首去年初在两、三个月内两度会面。

  阿尔瓦德:我们现在有投资银行、传媒、酒店,包括直接持有银行股,及透过花旗集团在内地投资;传媒则是主要由新闻集团进行,酒店则由Kingdom Hotel Investment负责。我这次到中国,便是看有什么其它行业值得投资,可以是股本投资,也可以是直接投资。

  《21世纪》:你曾经高调宣布斥资20亿美元投资中国银行的H股,其后市场传闻你入股了很多中国企业,你能证实吗?

  阿尔瓦德:我在去年收到中国银行的H股承销团邀请后,我只打了四个电线亿美元的投资决定,不过我们分得的股份没有20亿美元那么多,只有数以亿美元计的股份。在此之后,几乎每家中国企业在香港发行H股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我们都收到承销团的购入邀请,我们对很多家企业都有兴趣,但我只能证实一家,便是我们已持有中国银行的股份,并希望长线持有。我在北京期间,也可能会与中国银行的代表会面。

  《21世纪》:据说你在非洲52个国家中,访问过48个,对非洲十分熟悉,并希望与中国企业携手开发非洲?会投资什么项目?

  阿尔瓦德:这是一个很聪明的问题。我们确是很熟悉非洲,相信可以与中国的国企以及民企合作,在非洲投资会有很大的协同效应。非洲的经济发展仍处于很低的水平,他们需要几乎所有东西,例如酒店、电厂,那里有大量的投资机会,我们有很强的对外投资经验,特别是酒店业务,我们可以与中国企业合作。

  阿尔瓦德:在1997年时,我们确实有点担心香港的未来,但经过10年观察,我们看到香港的情况很好,所以我们会加大投资中国,包括香港。

  香港在中国经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,尤其在提高企业管治,及协助新股上市方面。沙特投资者很看重企业管治,香港股票市场很规范,中国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,有助中资企业改善透明度和建立系统,这样的转变令中东投资者更放心投资中国。

  阿尔瓦德:我不是毫无瑕疵的,没有人会没有瑕疵……我不会告诉你我有何弱点,但可保证,我不是没有瑕疵的。我当选最有权势的阿拉伯人,不是因为我,而是因为我的国家。

  我和巴菲特相同之处是看重公司的价值,在适当的时候买入其股票,知道何时投资,投资时有目标、有计划。投资最重要的是要有目标,投资是长期或短期?有没有足够的资金达致投资的目标?订下目标后,不要在中途、或在投资的路上走了三分一后改变。决定做什么之后,便要去了解它,要有感觉,信任管理层,并要能提高公司的价值。

  挑选股票要从多方面考虑的,包括宏观经济环境、行业前景、竞争环境以及公司管理水平,例如中国经济增长迅速,便符合宏观经济的考虑因素。行业则要选择一些有策略地位的,例如银行、传媒以及酒店。此外,即使找到了合适的股票,也要在合理的价钱买入才可以赚钱。

  我是保守投资者,会先了解清楚有关股票的背景,才作长线投资。虽然如此,投资决定不能永远都正确,我并非没有犯错。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特约记者 罗绮萍)